武安古城的历史文化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武安县城在武安的历史上也是难以确认其建城年代,作为全国几千个县城来说也是不算怪事,但是作为武安人来说,的确想弄个明白。从清朝人顾祖安的《读史方舆记要》中所述……隋大业初,群盗张金称陷武安即今治。这就是可证明,武安县城了。隋朝的前朝有南北朝,西晋东晋十六国、三国到东汉末年,又是380多年,在这380多年中,武安的县城在何方,还得从战国时说开去。

武安早在春秋战国之时就有其名,如上篇中所述,只是个城池的名字,并非现在的武安所辖地域的武安县。武安立县后的县城在何处?汉以前的古城又在什么地方?都想弄个明白。一般说固镇为武安古城。这一说法从旧志中多有记载,新志也从其说。其根据是唐人张守节《史记》作《正义》所载,本书中说到武安古城写到:故城在路州武安县西南五十里。清人顾祖安《读史方舆记要》又载,故城在今治西南五十里,战国时赵邑……,汉因置武安县,后移置今治。今治西50里处有故城遗址的地方,惟有固镇。

固镇是否武安古县城旧址,在无有出土文物佐证或找到碑记之前,我认为只是可能。这里需要讲明,志书讲固镇是汉以前的古城,春秋战国时武安没县治,何来故县城呢?还是将城池的概念和县治的概念合二为一了。这就不得不就《史记》中关于有武安的故事加以分析,就能将那时的武安古城在什么地方讲明了。

《史记》中记载了一次关于秦攻打阏与,赵国派兵解阏与之围的战争。据《史记》载周赧王四十五年(公元前2700年),秦攻赵围阏与,赵王命赵奢救之,赵奢去邯郸三十里而止,令军中如有谏军事者斩。而秦军到武安西,鼓噪勒兵,使武安瓦屋皆震。这时赵军中有一军将言急救武安,被赵奢立斩之。这一段中就有疑问,赵奢受命救阏与,却三十里而止,而又不让言救武安。他如果是怕,就不会在赵王面前说“两鼠相斗勇者胜”。如果不怕,就不会在远离秦军近百里安营扎寨。这就是说明,赵奢扎营地方距武安不会远。赵奢安营扎寨处按现在的地理条件看,应在康二城一线,这就是《史记》中所说去邯三十里的地方。如果武安古城在固镇,它们之间直线约七里,如果从洺河而上就有近百里,不论怎么算,赵奢所在位置不可能看到固镇——武安瓦屋皆震和秦军的鼓噪勒兵的情形。如果看不到,听不到,军将也不会因言救武安而被杀,这也就是说,当时的武安古城不应是固镇。从古时作战军队布阵打仗的角度来说也不合情理,古代是原始战争,由将帅领兵到敌方阵前打仗,以胜败决定双方的进退。如果武安古城在固镇,秦军武安西,那么秦军与赵军打仗,双方部队要走近五十里路才能相遇,不用说是原始战争,就是现代战争行走四、五十里打仗也是不可想象的。《孙子兵法》云: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将,五十里而趣利者军半至。以古代打仗的规律来看,那时的古城也不应是固镇。

秦兵当时军武安西,并非想攻占武安这座城池,而是想堵住赵军救援阏与,秦军是故作声势,给武安、赵国以压力,不能敢妄动,其目的是攻占阏与,进而攻韩,攻赵作好准备,建立他们的后勤保障基地。

还有一点要讲明的是,这次阏与之战是赵国赵奢的胜利秦军失败而告结束,从这次决战经过也可说明武安城不在固镇。当赵,武安,秦军三地成为犄角之势时,赵奢采用固守的方法,等待时机出奇制胜。秦军武安西之后,大会造声势,危及武安和赵军。同时也是急功近利,避免自己粮草不济而要速决,同时不明赵军真实意图,就派细作混入赵军营地,没想到正落入赵奢的圈套。他不仅款待了秦军细作,还放风说无意攻秦军,只是固守的信息,细作探明之后返回秦军报告主帅,才有秦军主帅“阏与非赵地也“的感叹。赵奢乘机轻装简从二日一夜奔袭距离阏与50里处,占领有利地形,载住了武安西秦军的后路,当秦军回防时,被赵奢军打得大败解阏与之围。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赵奢的奔袭之行动。如果故城在固镇,固镇地处南洺河北岸,秦军到武安西必然占据洺河或河西岸,这样才能造成武安瓦屋皆震,如果距离远的话,就不会瓦屋皆震了。赵军的突袭,这次赵奢带兵非一卒或几百人,少则也在上千人到万人以上,试想如果赵奢带这么多的将官、兵士奔袭,要没有可利用的地形地物,那是不可能的。这么多人的行军,秦军在驻地不会视而不见的。因而说如果秦军武安西,当时是固镇的话,秦军恰恰阻拦了赵军西去的大道。如果在河沟中与秦军相遇作战,那么失败的将功赎罪不是秦军,十有八九的是赵奢。

综上所述,这次阏与之战整个过程,如果古城在固镇的话,那么多的问题难以解答。因而,笔者以为,那时的古城,不在固镇。那么是哪里呢?因以店子古城(或午汲古城)为是,那个时候,沿南洺河两岸,特别是北岸,地势平坦,阳光充足,而沿河川西行,又是邯郸到上党的主要通道。因而,有了创建城池的条件,人们起廓为城,在这一带建成城廓。店子、午汲两个古城,谁在先,谁在后不得而知,但他们都是战国以前有人居住的城池,都是赵国的一邑。为什么笔者认为以店子古城(或午汲古城)为是呢?还得从阏与之战说起。其一是赵军去邯三十里,与秦军武安西(店子古城为武安古城),两军对垒,约二十里地两军相望,都对对方了如指掌。其二秦军在店子古城武安西时,鼓噪勒兵瓦屋皆震,赵军不但能听到,还可看到,才能有言救武安者被杀的事。其三是突袭阏与,秦军武安西时,在店子(或午汲)古城时,其西部为广阔地域,也便于秦军筑寨建营。因为秦军远离洺河川,赵军近万人兵将才得以从洺河川西去,有利用的地形地物,所以大部队西进,才没有被秦军发现。造成秦军后来的失败。

说店子(或午汲)为武安春秋战国时是武安古城的也有历史文献佐证,《元和郡县图志》中记有,“今磁州武安县,本七国时赵邑,故城今县西南6里。”《括地志》亦云:“武安故城在洺州武安县南七里。”这里所指的地方就是店子古城。

固镇是否武安古城,笔者认为固镇有可能在汉置县时后期做过县城。但并非是汉以前就是武安古城。因春秋战国之前武安古城只是城池,并非已建置为县。春秋时为295年,战国到秦统一全国又是254年,春秋战国两个阶段共用去549年,五个半世纪。这时的诸侯混战不息,真是有城头变换大王旗的情景。武安古城也可能随着历史的变迁而迁徙,这是必然的。秦王朝建立后,推行郡县制。才将全国的郡县在地域上加以限定。可是秦王朝是短命的。统一全国后十多年就被农民起义所推翻。由刘邦取得政权建立汉朝,汉承秦制,这是史书上公认的,而旧志或许多文献也称汉置武安县。这就是说从汉朝才有武安立县之说。不立县何来县治所在。汉朝的建立、始立武安县。汉朝的建立也带来了几百年的和平期,中间有战争,但没有向秦末那么大。长时间的和平期,农业、手工业得以发展,武安有煤、铁,也促进了冶铁业的发展,特别是汉代冶铁业的兴起,又给武安带来辉煌。汉置铁官49处,而武安县是其一。从近代考古发现,固镇附近发现有大量的汉代冶铁遗址和遗物,可以说在汉朝固镇就是一座工业城镇了。由于冶铁业的发展,各方面都带来了机遇,如商业的发展,人口的流入增加。这样固镇在当时是很有朝气的新兴城镇。按当时的情形来到分析,冶铁官吏的职位要比一个县令的职权大得多,因而汉朝的皇帝会把冶铁官和县令合二为一,或合署办公,这样即避免了政令不一,扯皮争权,或由于官吏的归属,阻碍冶铁业的发展。因而笔者认为汉朝冶铁业鼎盛时期,固镇为铁官所在,也可能为县衙所在。而不会是汉以前的武安古城。就算是汉朝四百余年中做过县城,但其地理位置狭小,没有发展的余地;搬迁也是必然的。

今治是何年迁入的,无佐证史、物或文字记载,但是从隋朝就在今址有关资料即可证明。从三国到隋朝的建立这当中300多年中来寻找他的建立。三国两晋、十六国、南北朝,这长时期的大动荡,必然给许多城市带来兴衰。笔者认为:武安县城迁今址不晚于三国时期。历史上的战乱,造成了国家的更替,东汉末年三国争雄,而北方的两个霸主战乱不休,《三国志》和《三国演义》中有一段关于武安的记述。当北方霸主袁氏占据北方,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以正统的汉丞相出兵讨袁。后来,曹攻邺时,袁尚谋士审配建议发檄,派武安长尹楷带兵守毛城,以保证上党粮道的畅通。而曹操也看出这步棋,亲自带兵攻打毛城,曹操大将许褚,一战将尹杀死夺毛城,一举成功而后取邯郸和邺城。从这一战例中可看出,那时武安已在今治,而有县令,即武安长,归袁部管辖。但需说明,据李氏考证毛城在今武安阳邑西部,相距不足六里,在通往山西的洺川西南山上,走河道去上党的必经之路。那么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如果当时县治在固镇的话,袁尚为何不让县令尹楷守县城而走毛城呢?固镇也同样可守西去上党之道,为何劳民伤财兴师动众呢?再说一个县令,手下有多少兵,怎能与曹操大军相抗,岂非以卵击石,虽说那时尹楷有地方官位,又有指挥军队之任务,手中有一定数量的兵士,不然,袁尚也不会让他去守毛城。因而笔者认为袁尚让尹楷守毛城时,那时的县不在固镇,很大可能是今治。今治县城远离毛城,只有守毛城才可确保上党粮道的安全,保住冀州一带的地盘。但是袁尚的打算还是被曹操所打破。从这一战争中可以知道今县治在三国时就是今址。只是一家之言,也不足为证。

别外,武安民间还留传有武安城为五安城,即武安搬迁五次才固定今址之说,这种说法也不无道理,战争的发生,干扰了人们的正常生活,民不聊生,造成人口的大量迁徙,加速了城镇的破坏和一批城镇的兴起,一朝一国的国都变换无定,一个小小的县城难保其一成不变固定在一地,人们渴望和平,渴望长治久安,这也是五次搬迁说的出发点和归宿吧。

文章来自:http://www.ward.gov.cn/news_view.asp?newsid=2122 作者:张兰锁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