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安悠久冶铁史的研究与分析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武安具有悠久的冶铁史,可以说研究古代赵国的冶铁史,如果缺少了对武安冶铁史的研究,那将是不完整的。武安冶铁史在邯郸古代冶铁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过去,有人倾向于将武安冶铁的起始时间定于汉代,但从文献记载和文物考古发掘资料来证实,武安的冶铁史,应早于汉代,而是起源于战国时代。

一、武安冶铁肇始于战国时代

我们知道,战国时期,冶铁业是邯郸的一项重要手工业行业,赵国都城邯郸已成为北方最负盛名的冶炼中心。当叫邯郸的冶铁业与宛(今河南南阳)、棠溪(今河南四平)、临淄(今山东临淄北)和燕下都(今河北易县)等冶铁城市同享盛名。出现了以冶铁致富的郭纵、卓氏等货殖家。司马迁《史记·货殖列传》载:“邯郸郭纵以铁冶成业,与王者埒富。”这条重要的历史资料告诉我们这样的事实,一是赵国当时具有发达的冶铁业;二是郭纵依靠冶铁起家,居然可以同王侯比富,可见冶铁作坊和生产规模相当大,成为赵国冶铁业的典型代表;三是也给后人留下了一个疑问或者说谜点,即郭纵的冶铁业基地或者说冶铁于何处?笔者认为应是在武安。

一般认为,郭纵冶铁于邯郸,此可能性虽有,但并不大。建 国后,尽管文物工作者经过考古勘探和发掘,在邯郸故城(大北城)内先后发现有炼炉残址二十多处,其中可确定为战国时期的冶铁遗址有两处:一处为炼铁遗址,位于今市体育场南,炼炉残址只残留底部烧土面,东西约3米,南北约2米,周围的炼渣和烧土块宽为10—20米、高1—3米,炉址在战国及汉代文化层以下,炉南8米处有一口汉代的陶圈古井,陶圈外填塞大量的炼渣、烧土,说明水井晚于炼炉。根据地层叠压关系及水井的时代和炼渣的堆积量来看,炼炉应是战国时代一处规模较大的炼铁遗址。另一处为冶炼遗址,位于今邯郸市中华大街南段,炉址无存,只在地表下7——7.4米有碎铁渣、灰渣、红烧土块的混合层,铁渣层以下是生土层,以上是战国时代文化层。根据铁渣的堆积和地层的叠压关系分析.它应是战国时代的一处冶炼遗址。但其规模和遗址面积都不大,仅仅可以说明,在战国时代,邯郸城存在着冶铁遗址,但没有任何能够证明郭纵冶铁于邯郸的考古证据。

根据历史发展的进程看,古代邯郸要想发展大规模的冶铁业,需要重要的条件即有炼铁的矿石资源和燃料木炭(或者木材)。依据当时的技术条件,当时炼铁所需矿石自是露天开采,而在邯郸周围有露天铁矿的唯有武安,直至当代开采,武安的磁山、固镇、矿山诸铁矿多为露天铁矿。几千年虽说很长,但对于矿山来说却不会引起较大变化。这就是说,邯郸郭纵炼铁所需铁矿石来自武安是定而无疑的。因此,武安于战国时已有铁矿石的规模开采也就是定而无疑的。当时炼铁所需燃料为木材或木炭,这自然也取之于太行山麓,据文献记载,也多在武安境内,加之战国时代的交通工具还不发达的条件限制,如果将炼铁的原材料(矿石和木炭),从武安运到邯郸来发展大规模的冶铁业,想必难度会加大。相反,既然武安有炼铁的原料,为何不在武安冶炼呢?武安铁矿山以磁山距邯郸90里为最近,这折合古代的“里”也足称百里之遥。至于产木材之西部山区则更为远些。司马迁在《货殖列传》中即有谚曰:“百里不贩樵,千里不贩籴’的记载。谚语是长期积累流传的结果。所以,战国时人已懂得百里不贩粗的道理。既然如此,在产矿石、木材的武安炼成铁,甚至于铸成器,不是成本更低、更能赚钱吗?从当时炼铁所需原料和成本核算看,从武安运原料到邯郸冶铁也是不大现实的。

另外,从武安的考古资料来看,也可以证明,武安西部洺河流域发现的炼铁遗址很多,规模也很大。从春秋、战国至汉代遗址午汲古城的发掘及所出土的铁器文物来看,我们可以说,战国时代,武安业已存在冶铁业了。

午汲古城位于武安市午汲村北,全城略成长方形,面积为68.8万平方米,经过调查和发掘,证明是一座自春秋、战国至东汉时代的古城遗址,如此大规模的战国古城遗址,在邯郸境内实不多见。并且在午汲古城遗址发掘中出土了许多战国时期的铁器。1956年5月,河北省文化局文物处发掘组,对午汲古城遗址进行了清理发掘,其中一个灰坑,除包含着大量厚重的凸面条纹凹面布纹的板瓦和绳纹砖外,则要以铁制的生产工具为数量最多,共17件(器形大部残缺不整),有犁、锄、刀、铁齿轮和一些氧化过不能识别器形的碎快,而最为重要的是出土了一支残缺一半的铁质“棘齿轮”。文物专家们分析认为灰坑应为战国至汉代遗迹。尤其是灰坑中出土的的棘齿轮格外引人注意,该棘齿轮是用单模铸成的,一面平,一面略凸,表面锈蚀程度不太严重,与同时出土的其他铁器比较,质料是相当精良。齿轮的外 直径为8厘米,通厚1.6厘米,复原后共有16个齿,齿高0.7至0.9厘米,齿厚0.95厘米,齿距1.3至1.5厘米,齿是斜的,整体形状象风车,中心有贯轴的方孔,孔的每边长3厘米,在其一边有一个似铆钉状的小凸包。这种齿轮有管制作用,一经转过去, 便不能复回。至于它是什么机械上的零件,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我国关于齿轮原理的应用,至迟在战国末年已经开始,近年在安阳、衡阳、永济等地发现过秦汉时代的铜齿轮。不过这些古代齿轮大多是散出的,而质料是铜质的。这件齿轮是铁的,而且发现在可靠的文化层中,是研究我国古代科学发明的一件重要实物证据。从午汲古城的考古发掘资料可以能够证明,早在战国时代,武安已有了冶铁业的发展。

综合上述文献记载和考古资料分析,我们认为郭纵铁冶成业.应在今武安县境。当然,这是笔者一家之言,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二、西汉时期武安的冶铁业已具相当规模

西汉时期,此时的冶铁业已成为邯郸手工业的支柱行业。 西汉武帝之前,冶铁业有民营和官营两种,以民营为主。汉武帝以后,实行盐铁专营(汉平帝时一度罢专营)。官营盐铁,汉王朝在中央于大农令(大司农)之下设盐铁丞,总管全国盐铁经营,各郡国设盐铁官或铁宫,经营盐、铁的生产和销售。据《史记》和《汉书》的《张汤传》,汉武帝时期赵国也设置有铁官。《张汤传》称:“赵国以冶铸为业,王数讼铁官事,汤常排赵王。赵王求汤事,并上书告汤”。“赵国以冶铸为业”说明冶铁业是赵国的主要支柱行业。“正数讼铁官事”,说明赵国设置有主管冶铁业的官员。赵王同他发生诉讼,又说明铁官是由汉中央政府派任。赵王同铁官争讼的原因不清楚,似乎是围绕着冶铁业由谁主管而引起的,这反映了中央和地方在财政收入上的矛盾和经济利益的分歧。张汤死于元鼎二年(前115年),盐铁官营施行于元狩四年(前119年)以后。《汉书·食货志》载,置盐铁官营之事于“其明年,大将军、骠骑大出击胡”之后。据《汉书· 武帝纪》记载,大出击胡在元狩四年(前119年)。当时邯郸周围置有铁官的只有武安。这条材料不仅告诉我们邯郸的冶铁业在汉武帝之后同样实行了专营,而且在邯郸手工业中举足轻重,是个重要的行业。汉武帝时,全国设铁官49处,武安为其一,即是说,武安当时为全国49个炼铁基地之一。根据《古矿录》一书记载:《汉书·地理志》称:魏郡武安(今武安市)有铁。《后汉书·郡国志》载:武帝时全国设铁官49处,武安即为其一。在一个地区设立铁官,并且全国也只有49处,足以证明武安的冶铁业发展的规模之大,当时的武安应是邯郸的冶铁中心区域。否则,汉王朝不会在这里专门设立为数不多的铁官来管理冶铁业的。

另外,从固镇古城考古发掘资料中,我们发现了汉代冶铁遗址,亦可以得到很好的证明:固镇汉代炼铁遗址位于固镇古城遗址的西部,主要分布在固镇战国古城之外。炉渣的积厚很深,随处可见。残炉嵌镶于土崖上,底径1米有余,并发现有约l米厚的木炭灰烬和碎矿石层,还有重约20公斤的未冶炼成铁的矿石烧结块。据考古专家们分析,当时炼铁所用燃料均为木炭或木柴。由此可见当时武安固镇冶铁业规模之大。

三、隋、宋、元时代武安冶铁业的发展

据史料记载,邯郸南60里的磁县,古称磁州。据说“磁”字是从有铁矿蕴藏的磁山而来,早在公元589——604年的隋朝先人,就发现了磁山铁矿。据《隋书·地理志》记载:“磁山在县城西南三十里,产铁及磁石”,“能引针不坠”。由于磁铁矿氧化呈红色的赤铁矿及假象赤铁矿,故得名红山。这些文献记载再一次证实了磁山一带具有丰富铁矿资源的悠久历史。而通过近年来的考古发掘所取得的珍贵遗物,如武安市通过发掘获得的铁剪刀、铁锄板,成为邯郸此一时期冶铁业发展进程的珍贵资料和实物。

据文献记载,武安至五代、宋、元都曾设有冶铁机构和官员。1940年版《武安县志》载:宋初冀州刺史武安人蔡审廷,其祖父蔡绾曾任武安苑城三冶使。同刚,在宋代,武安的炼铁工艺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此可以从武安发现的矿山村的宋代炼铁炉得到佐证。矿山村的宋代炼铁炉位于武安矿山村,遗存有两座,其中 一座高约6米,底径3米、炉体中部较低,顶部较粗,炉壁厚约40至80厘米,以矿石和沙质耐火土砌成。该炉北5至6米处,另有一高炉遗址。有关专家考证后认为,它是国内甚至世界最古老、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宋代一座炼铁炉。

元至元十六年(l279年)武安阳邑镇《重修寿圣寺碑记》中提及“本镇炉官税使,发菩提心,为之领袖”,“功德主 赐固镇等处铁冶副提(领)赵”,“本炉副使滏源颜大祚书丹”等。据《武安县志》记载,在元代时,今武安固镇曾设有“铁冶提领”,管理邯郸一带的冶铁业,可见武安一带的冶铁业到了元代已成为管理包括邯郸一带的冶铁业的中心。武安县境至今留有元时代炼铁遗址。元代炼铁炉,位于固镇村西300米处,1964年调查时尚有12座,现仅残存5座,其中一座保存较好,残高2.1米,壁厚o.9米,呈鼓形,最大直径1.7米,最小直径1.3米,炉壁为 红砂岩砌成,内磨耐火土,壁上凝结有氧化铁和炼渣(多为褐绿色)。当年调查时,炉址周围均有陶片,多为碗,形大、粗糙,有的腕底有字,为元代遗物。高炉经测定亦为元代产物。解放后 固镇铁矿开采时,曾发现古代采矿的工具和坑口,主要为露天开采,遗憾的是当时没能保护下来。

四、明、清时代武安的冶铁业状况

明朝时期,武安的冶铁业发展缓慢,当时民间的冶铁业仍未间断。到了清代,由于清政府的腐败和外国侵略者的入侵,曾一度出现了中断。据《武安县志》记载,明代时,武安苑城设有“三冶使”,并中断于有清一代。《明史·地理志》称,磁州武安县(今武安市)西南有磁山产磁石。《明一统志》称:磁山在武安县西南30里,上产磁石,涉县(今涉县)出铁。

日军占领武安后,于1941年勘察磁山露天铁矿并开始修筑邯(郸)磁(山)铁路。1943年于磁山村设立株式会社劳务所,开始采掘,1944年已有4个采场,1945年7月停采,共掠夺矿石 几十万吨。

新中国成立后,武安境内铁矿开采逐步得以恢复和发展。

1951年7月,磁山铁矿正式恢复生产,成为邯(郸)邢(台)地区第一座露天铁矿。1957年8月,矿山村铁矿正式投产。此矿及磁山铁矿均属省工业厅领导。

1958年7月,掀起全国性的大炼钢铁运动,武安机关、厂矿、学校、农村社员、职工居民翻箱倒柜,挖掘废旧钢铁,为“钢铁元帅”升帐,日夜奋战。到70年代,相继建立钢铁厂和炼铁厂。大炼钢铁及以后,国家于武安境内建设的一批矿山陆续投产:1958午12月,玉泉岭铁矿投产:1960年2月,固镇铁矿投产;1977年2月,马甲脑铁矿投产;1977年12月,玉石洼铁矿投 产;1978年,西石门铁矿投产,其中西石门铁矿储量1亿吨,设计能力为年产矿石220万吨、选矿250万吨,为邯(郸)邢(台) 基地最大的铁矿。1966年,邯邢冶金矿山管理局建起县境内第 一座选矿厂——午汲选矿厂,用磁选法生产铁精粉,年处理原矿能力为100万吨。

上述是我们依据文献记载和考古发掘资料对武安冶铁历史的简要回顾与总结。当然,要想对武安悠久的冶铁史进行详细考证,还有待时日,我们将在今后的工作中继续对这一问题加以研究和探讨。

来自《历史名城——武安》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