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了艾滋官司,更要创造“抗艾”奇迹

武安民生杂谈 2012-08-18 716 次浏览 1 条评论

5年时间,王为军凭着一股“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倔劲儿,为妻女打赢了河北第一起艾滋官司。从以往病例看,母婴感染艾滋病的活过 5岁的不多,而佳佳今年已经15岁了。“刚开始佳佳的艾滋病毒载量检测一度在18万,这么多年吃药维持下现在快查不到了。”医生说,父女俩一起创造了一个奇迹。我们真切地希望,这对父女会继续创造奇迹。

 

  实习生 张一帆、雷冲 本报记者李文河、孟宇光 文/图

 

往事重温

 

蓄发5年为妻女打赢河北第一起艾滋官司

 

2004年4月29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这场持续5年的河北艾滋第一案终于以王为军的胜诉划上句号。

 

1999年5月16日,武安村民王为军的妻子靳双英死于艾滋病,一个月后,两岁的女儿佳佳也被确诊感染艾滋病毒。几近崩溃的王为军把违规给妻子输血的沙河市康泰医院告上法庭。从此,开始了一场漫长而艰辛的诉讼之路。武安、邢台、石家庄、北京,王为军背着年幼的小佳佳,四处奔走,为妻女寻求公正。“官司一天不赢,我就一天不剃头。”这个倔强的汉子想出“蓄发明志”的奇招。

 

5年时间,王为军凭着这股“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倔劲儿,硬是把这场不可能胜诉的官司打赢了。这场官司拉近了人们与艾滋病人之间的距离,给了更多艾滋病人家属信心。

 

今日时刻

 

1

 

佳佳是我要好的同学

 

今年7月10日午后,骄阳似火,武安邑城镇的一个农家小院里,两个小女孩有说有笑地在洗碗。蹲着洗碗的是艾滋病毒携带者佳佳,打帮手的小女孩是佳佳的同学小玲(化名)。小玲是佳佳要好的同学,常来找她玩。

 

佳佳从母乳期就感染了艾滋病,从小人们见了她都避之唯恐不及,课堂上她也一直独自坐在最后一排。现在,佳佳已经15岁了,出落成一个活泼开朗的小姑娘,虽然依然坐在最后一排,但是在班里很受同学们欢迎。“我前桌还说我的侧脸像张柏芝呢。”佳佳骄傲地说。

 

此时,距2004年王为军打赢官司已经过去了8年,当年“蓄发”的汉子头上已经生出了白发。那场官司给王为军赢得的不仅仅是赔款,也赢得了活着的尊严和越来越多人对艾滋病的理解。看着佳佳现在的笑容,王为军一点不后悔当初的执著。

 

2

 

外表柔弱的佳佳继承了父亲骨子里的坚强

 

15岁的佳佳要升初中了,“我想去武安中学,那边好一点”。佳佳像所有面临升学的孩子一样,憧憬着新学校的一切。佳佳的衣柜上放着很多旧纸箱,都是这些年全国各地好心人捐赠给佳佳的。一个写着“图书角”的小衣橱很惹人注目,佳佳打开小橱门展示她的“小宝库”,里面有全套的少儿百科全书、莎士比亚喜剧集、幽默歇后语等,小衣橱里面装满了好心人的祝福。其中,佳佳最喜欢《人生不设限》,作者是力克·胡哲,一个天生没手没脚的人,书中记录了他乐观的生活态度。小小年纪的佳佳心里背负着不为人知的压力,她选择改变自己的态度,选择和父亲一样,坚强、乐观地生活。

 

佳佳在家是个聪明、勤快的孩子,经常帮爸爸做饭、做家务。“我很早就教孩子做饭,让她学会独立。”王为军语重心长地说,“这样我也能出去找一份像样的工作,把她留在家里我才放心。”王为军在当地找不到正式的工作,种地的收入也很有限。好在二姐家开了个加油站,忙的时候会叫他打打零工,贴补家用。

 

佳佳的病是这个家最棘手的问题,虽然吃的药是免费的,但每3个月的检测费用和去北京的路费成了家里最大的开支。火车、地铁、公交、医院的免费班车,去北京的每个细节都被王为军计算得清清楚楚,从不多花一分钱。他还是时常慨叹:“钱花得太快呀!”

 

3

 

第34次特殊的“北京之行”

 

7月10日17时左右,佳佳开始准备她的第34次特殊的北京之行艾滋病病毒载量检查。

 

实际上,从2004年开始,佳佳病情稳定时,每3个月就要检查一次。按惯例,父女俩都是周二下午去北京,因为周三才能抽血化验,然后当天赶回邢台,争取不在北京过夜。

 

他们像往常一样简单收拾出门,行李只有一个用旧的小布包,里面主要装佳佳的药。王为军通常都买夜里零时以后的票,熬一夜的火车,第二天到北京正好快天亮。有时候到早了,就在地铁里睡上个把小时。

 

这次的火车在夜里1时42分出发。出了售票厅,王为军买份报纸就坐在火车站小广场边等着,“这报纸不光能看,还有一个大用处,火车上没座,找地方把这一铺就睡了。”王为军说。

 

21时多,王为军带着佳佳又来到他们常去的拉面摊,6块钱一大碗,两人一人一碗吃得那叫一个香,王为军碗里的汤都没剩。“佳佳明天要检测,不能吃早饭。”王为军说。饭后父女去离车站不远的新世纪广场逛了逛。热闹的广场更衬出这对父女低落的心情,又是一次未知之旅。

 

火车有些晚点,次日1时49分开始检票,父女俩强打起精神,挤进检票口。“今天晚点儿,车上人可能会很多”,王为军有些担心,“站票就怕人多,人多了连坐在地上的位置都没有,我这报纸可就白买了。”佳佳被爸爸逗笑了。

 

深夜的K402满载着疲倦不堪的人们,王为军和佳佳从13车厢艰难地挤到16车厢,夜里站票太多,过道睡满了人,有时连下脚的地方都找不到。终于刚下车的乘客腾给他们一小块落脚处,在厕所外面,父女俩铺起报纸,守住了他们的“阵地”。

 

4

 

医生见证了佳佳的每一点成长

 

第二天早上6时,王为军和佳佳到了北京西站,车站的人流非常拥挤,王为军紧紧攥着佳佳,生怕她挤丢了。“今天有点晚,不然能赶上地坛医院的免费班车。”王为军掩饰不住遗憾。

 

出了车站,父女俩走进了一条小胡同,这是他们几十次来北京总结的,这条路到地铁站最近。转坐两条地铁线,再坐公交车去地坛医院,这条路线父女俩早已熟门熟路。

 

早上8时30分,北京地坛医院,父女俩刚进皮肤性病艾滋病专科,迎面一个女大夫小跑过来,热情地拥抱佳佳,“呀!长个儿了啊,佳佳长成大姑娘了。你知道我们当初看见你的时候你有多大吗?”她伸出手比划着,“只有这么长”,佳佳和女大夫一起笑了起来。这个科室的值班人员大都认识佳佳,热情地打着招呼,都说佳佳最近长高了。佳佳的每一点变化在他们眼中都是惊喜,就像盼着自己的孩子长大一样,充满爱意。

 

5

 

期待这对父女继续创造奇迹

 

佳佳需要做的检查分别是验尿、采血以及体重、身高等基本情况。采血是最复杂的,一次要抽5个试管,一般在12ml-15ml,分别进行血常规、肝功、淀粉酶等各项检测。她在采血室表现得特别镇定,“这没什么,我都习惯了。”佳佳笑笑说。反倒是王为军表情紧张,眉头紧锁。

 

佳佳的主治医生闫会文大夫介绍说,“佳佳现在的情况很稳定。孩子挺开朗,只是小时候吃药不规律,对一线药产生了耐药性。目前吃的是二线药,二线药比一线药的效果好。只要按时吃药,十年八年不会产生耐药性。但这也是免费药的最后一种了,如果产生了耐药性,就只能花高价购买后续组合了。”

 

这是王为军现在最担心的事,“我2004年打赢官司,钱却一直落实不了。我就常常在法院耗着,一耗就是一星期,有时候就能给个五千、一万的。就这样,断断续续地,直到2008年才拿齐了34万元。这些年除了还债和给佳佳治病,到现在也花得差不多了,我不敢想象买国外的高价药。”

 

从以往病例看,母婴感染艾滋病的活过5岁的不多。佳佳今年已经15岁了,“刚开始那会儿佳佳的艾滋病毒载量检测一度在18万,这么多年吃药维持下现在快查不到了。”

 

这是父女俩一起创造的一个奇迹,我们真切地希望,这对父女会继续创造奇迹。

 

看着女儿快乐成长是王为军最大的安慰

 

本文来源:http://roll.sohu.com/20120818/n350926279.shtml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赢了艾滋官司,更要创造“抗艾”奇迹

专注于发现武安本地亮点 。提供武安本地旅游信息,介绍武安本地文化风俗,关注武安本地民生新闻,推广武安本地特产小吃。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